<address id="pvtht"><nobr id="pvtht"></nobr></address>

<address id="pvtht"></address>
<address id="pvtht"></address>

    <address id="pvtht"></address>

    <form id="pvtht"><listing id="pvtht"></listing></form>

        <address id="pvtht"></address>

            新基建:“應以集成電路為根,人工智能為本”

            9月11日,在浙江寧波舉辦的2020世界數字經濟大會主論壇上,多位專家學者與知名企業負責人緊扣時下熱點,就數字經濟領域前沿趨勢、發展導向交流探討,積極建言。

            中國科學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學副校長毛軍發表示,新基建是新經濟、“雙循環”的核心內容和抓手,其中以集成電路為根、人工智能為本。

            “為什么說集成電路是新基建的根?從5G、6G到超算、物聯網、生物醫藥、航天、安防等領域都需要各種各樣的芯片。”毛軍發說,但同時我國信息技術發展面臨著高端芯片等核心產品技術受制于人、信息領域的基礎理論正處于拐點期等挑戰。

            他稱,目前集成電路有兩大主流發展方向:一是延續摩爾定律,向它所面臨的物理極限、技術和成本等難題發起挑戰;二是繞開摩爾定律,將異制異構集成技術作為集成電路的主要發展方向。

            據介紹,當前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主要集中在長三角、珠三角以及北京等沿海和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國家已經開啟芯片國產替代之路,從設計制造到封測,整個產業鏈日趨完善。

            “在電子設計自動化、材料、裝備器件等均不占優的情況下,采用異制異構集成或其他方法,對光刻機設備的要求會顯著降低,成本也會下降,性能卻可以提升,這使中國集成電路有望變道趕上世界集成電路的平均發展水平。”毛軍發說。

            在發展人工智能方面,毛軍發認為,中國發展人工智能有三大優勢:擁有豐富的數據量,特別是醫療數據、大城市數據;超過30%的算法論文來源于中國;超算水平較高、應用場景豐富。

            在迎接機遇的同時,也應看到相應的挑戰。毛軍發稱,當前發展人工智能的受限因素在于數據瓶頸、能耗瓶頸、可解釋性瓶頸、魯棒性瓶頸。在人工智能發展進程中,數據以及基于數據所建立的學習模型,成為決定發展速度的關鍵要素。

            毛軍發表示,集成電路與人工智能是世界各主要國家必爭的戰略高地,是高科技之戰的決戰主戰場。他建議,應抓住機遇,明確集成電路與人工智能各自發展的側重點,做好頂層設計。(洪恒飛 記者 江 耘)

            來源:科技日報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久久综合久久综合九色